德恒探索

离婚案件中保单如何分配的司法实务

2024-07-08


微信图片_20240709103859.jpg

导语:


随着我国离婚率的逐年上升,离婚时涉及的财产纠纷也层出不穷。在离婚案件中,保单分配往往是无法避免的争议点,相较于一般财产,保险权益的认定与分配也更为复杂,如何正确、妥善地进行保险权益的分割是当下司法实务中的重要诉求。在夫妻之间没有特别约定的情况下,离婚时针对保单的分配,要考虑投保时间、保费来源、保险性质以及险种等等因素,平衡道德上的合理性与法律上的正当性,以《民法典》和《保险法》的价值理念与规范作为宏观指引进行合理分割。


事实上,目前我国立法上针对离婚案件中保单财产的分配仍有缺失,虽然大部分地区的法院在裁判时都参考了当下司法实务中的主流观点,但尚未形成统一的裁判标准,造成了保单分配标准与方式的混乱。因此笔者采用了案例分析法与比较法,通过检索涉及保单分配的离婚案件,总结归纳了实务中出现的八种不同情况的保单分配案件及裁判观点,供大家参考。


一、不同类型的保单财产分配案件及裁判观点


(一)案例1:张某与韩某离婚后财产分割纠纷


【案件来源】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2021)京0111民初20983号


基本案情:2021年1月29日,张某与韩某经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调解离婚,财产分割包括房屋、车辆、股票与存款等部分,未涉及韩某投保的一份中国人寿保险,即此份保单在离婚后仍归韩某所有,未对其进行分割。张某认为该份保险是利用婚后夫妻共同财产缴纳的保费,属于夫妻共同财产的一部分,遂诉至法院,要求对该份保单进行分割。


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涉及的中国平安人寿保险,投保人韩某、被保险人韩某,保险生效日2006年12月7日。该保险具有现金价值,第14年度(按整年算)62450元,应分给张某一半31225元。韩某辩称该保险系张某所办理,自己不愿意续保,但是已经投保年度既有的现金价值在韩某名下,韩某是否续保不影响离婚时享有的保险现金价值。该保险合同原件目前在张某处,张某应向韩某返还该保险合同,便于韩某办理保险后续业务。


裁判要旨:婚后投保人和被保险人为同一人,保单仍归投保人所有。投保人不愿意继续履行的,退还的保险单现金价值应当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投保人愿意继续履行的,投保人应当支付保险单现金价值的一半给另一方。


(二)案例2:陈某与吴某离婚后财产分割纠纷


【案件来源】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2020)京0105民初2989号


基本案情:陈某与吴某于2008年8月8日登记结婚,二人于2018年9月9日办理离婚登记手续,离婚后因财产纠纷诉至法院。在婚姻存续期间,陈某曾投保过一份以吴某为被保险人的保险,吴某主张陈某在离婚后将该份保险退保,退回保金22003元,该笔费用应归吴某所有。陈某认可上述保险为婚姻存续期间购买,但主张该保险投保人为陈某,退回的费用应归陈某所有。


法院经审理认为,关于吴某主张的保金退款,该保险为双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投保,退还回来的保金不能只作为投保方一方的财产,而应属于夫妻共同财产,鉴于双方未在离婚协议中对该笔费用进行约定,本院对此依法进行分割。判决陈某于给付吴某保金折价款11001.5元。


裁判要旨:投保人为夫妻一方,被保险人为另一方,离婚时可以协议退保或者继续履行保险合同。协商一致退保的,保险人退还的保险单现金价值应当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协商一致愿意继续履行的,获得保险合同利益一方应当支付保险单现金价值的一半给另一方。


(三)案例3:徐某与张某离婚后财产分割纠纷


【案件来源】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22)京0102民初8492号


基本案情:2008年7月8日,徐某与张某2登记结婚。在婚姻存续期间,双方与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人身保险合同》(以下简称诉争保险合同),投保人为张某2,被保险人为徐某,投保主险为平安鑫祥两全保险(分红型),生存保险金受益人为徐某,身故保险金受益人为张某2。2017年1月19日,徐某、张某2协议离婚,其后诉争保险合同项下保险费由徐某支付。2019年1月16日,双方就诉争保险合同退保及保单现金价值归属事宜达成一致意见,即诉争保险由双方共同办理退保,保单现金价值归徐某所有。2019年3月,张某2在未告知徐某的情况下自行退保并领取了103690.37元保单现金价值。徐某索要该款未果,故诉至法院。


法院经审理认为,离婚后一方以尚有夫妻共同财产未处理为由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分割的,经审查该财产确属离婚时未涉及夫妻共同财产,人民法院应予分割。诉争保险共交纳了4年的保费,前2年的保费交纳于双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系使用双方夫妻共同财产交纳,后2年的保费离婚后由张某2自行交纳,因此保单前2年的现金价值32445元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应当由二人平均予以分割,保单后2年的现金价值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徐某无权要求分割。


裁判要旨: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缴纳保费,婚姻关系结束后继续缴纳的保险,只分割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保险单的现金价值。


(四)案例4:张某与韩某离婚后财产分割纠纷


【案件来源】河北省辛集市人民法院(2021)冀0181民初294号


基本案情:2008年1月1日,投保人田聚恒(田某父亲)为田某投保交纳保费,系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人身保险合同,被保险人:田某,生存受益人:田某,身故受益人:冯从省(田某母亲),该保单已于2016年1月1日退保。2020年9月1日,辛集市人民法院判决准予田某、王某离婚,并对婚生子女的抚养作出判决。该判决未对共同财产,以及共同债权、债务等作出认定。王某遂请求依法判决田某给付王某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保费退保费40万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王某主张田某给付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保费退保费40万元,该保险投保人为田聚恒,被告保险人为田某,且生存受益人为田某,身故受益人为冯从省。保险金是受益人独自享有的赔偿金,该保单显示已退保,因此该保险金并不是夫妻共同财产,王某要求分割,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要旨:投保人为父母,被保险人与受益人均为夫妻一方的保险,属于个人财产,不予分割。


(五)案例5:赵某、高某离婚后财产分割纠纷


【案件来源】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20)京民终2485号


基本案情:赵某、高某于2007年3月12日登记结婚,于2013年8月31日生育一子高一博。因感情不和,双方于2015年1月29日登记离婚,赵某在2013年为高一博投保了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承保的人身保险合,投保主险为“平安鑫利两全保险(分红型)”;所涉保险单载明生存保险金受益人为高一博,身故保险金受益人为赵某,投保主险为“鑫利(936)”,附加长险为“鑫利重疾(939)”和“豁免重疾C12(1103)”。后因高某请求法院分割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保险费用,赵某提出上诉。


法院经审理认为,父母对子女投保人身意外伤害保险或人寿保险等,均应视为对自己子女的赠与;具体至本案,双方出资为子女投保商业保险,视为对子女的赠与,后因经济原因,赵某将为高一博投保的分红型等保险退保,退保所涉保险现金价值或保险费较少,后经济改善,赵某又为高一博投保红利型保险;综合考虑上述情况,赵某对该项诉讼请求的答辩意见合理,其并未恶意侵害子女利益,而系因经济原因作出相应调整,且所退还保险费或保险现金价值亦属子女之财产,不应在离婚男女双方之间进行分配,故对高某所主张分割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保险钱的一半4765.75元及离婚后高某支付的全部保险钱4000元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裁判要旨:以婚生子女为被保险人的保险,因保险的最终利益归属于未成年子女,应当视为对未成年子女的赠与,不再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


(六)案例6:弓某、卢某离婚后财产分割纠纷


【案件来源】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22)京02民终2826号


基本案情:弓某某、卢某于1997年12月8日登记结婚,2000年8月6日生育一女卢某2。后双方感情不和,于2018年8月10日协议离婚。双方在办理协议离婚的过程中,仅就部分共同房产进行了分割,对于其他夫妻共同财产未做分割,遂弓某某就财产纠纷诉至法院。其中包含2018年卢某作为投保人,以二人婚生女卢某2为被保险人在太平人寿保险有限公司购买的保险。弓某某主张卢某购买上述保险时未经其同意,对购买保险行为不予追认,要求分割保费50万元。卢某主张该保险是其为女儿购买,不同意分割保费。


法院经审理认为,审理中,弓某某主张卢某未经其同意,花费50万元购买保险,其对于该购买行为不予追认,要求分割保费。卢某承认其单独购买的保险,交纳保费50万元。鉴于该购买保险的行为发生在二人婚姻存续期间,交纳的保费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卢某单独做出的决定,购买商业保险不属于夫妻共同生活中的必要支出。故法院支持弓某某主张分割50万元保费的请求。


裁判要旨:婚姻存续期间以婚生子女为被保险人的保险,夫妻一方并不知情,所缴纳的保费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投保人应给予另一方保费的一半作为经济补偿款。


(七)案例7:邓某、张某离婚后财产分割纠纷


【案件来源】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2019)粤0113民初10283号


基本案情:2017年9月28日,因邓某违反夫妻忠诚义务,且经常对张某实施家暴,导致感情破裂,张某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诉请解除婚姻关系并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及债务。其中涉及被告邓某为自己与前妻的女儿邓青云购买的保险三份。张某认为邓某为案外人购买保险的行为系恶意隐瞒、转移大量夫妻共同财产,导致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严重损害,遂诉至法院。


法院经审理认为,关于被告邓某为女儿邓青云购买保险问题,邓某从2010年开始为案外人邓青云投保,每期保费分别为8000元和5541.06元,2015年1月1日再为其购买保险26596元。邓某为女儿邓青云购买保险的时间分别发生在2010年、2012年和2015年,原告张某未能举证证实其当时已经明确表示反对,在投保多年至其离婚后才提出异议,不符合常理,应视为其当时已经同意购买,且父母为子女投保是出于血缘和感情关系,邓某每年花费一万余元为女儿投保,不能视为、亦没有证据证实属转移夫妻共同财产行为,故对张某的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裁判要旨:以案外第三人为被保险人的保险,如夫妻双方均知情,则不予分割。


(八)案例8:徐某与李某离婚后财产分割纠纷


【案件来源】湖北省黄冈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鄂11民终1461号


基本案情:1999年2月14日,徐某与李某1登记协议离婚,后李某1与案外人曹某生育一子李某2。2002年11月12日,双方登记复婚,2015年李某1提起离婚诉讼,法院判决准许二人离婚,后二人因财产纠纷诉至法院。在2008年至2015年间,李某1多次为李某2和曹某购买保险,徐某对此行为并不知情,认为其擅自处分了夫妻共同财产。


法院经审理认为,关于李某1为非婚生子李某2、案外人曹某投保的保险的分割问题,由于李某1为第三人投保时均未经徐某本人同意,不属于平等处分夫妻共同财产,亦不属于投资行为,而是属于擅自处分夫妻共同财产,应当对上述保险予以分割。若按照保险的现金价值进行分割则不利于保护夫妻另外一方的合法权益,一审法院按照截至判决离婚前的保险费依法进行分割并无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维持。


裁判要旨:婚后投保人和被保险人为同一人,保单仍归投保人所有。投保人不愿意继续履行的,退还的保险单现金价值应当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投保人愿意继续履行的,投保人应当支付保险单现金价值的一半给另一方。


二、律师评析


结合上述案例可知,针对离婚时保单的分割,主要涉及时间、险种、投保人、被保险人与受益人几个方面的因素。


(一)从险种角度来说,我国目前日常生活中常涉及的保险分为社会保险与商业保险两种。


社会保险即“五险”,其中医疗保险、生育保险和工伤保险因其强烈的人身属性,属于个人财产,在离婚时不予分割;养老保险在《民法典婚姻家庭编司法解释(一)》第八十条中作出明确规定:离婚时夫妻一方尚未退休、不符合领取基本养老金条件,另一方请求按照夫妻共同财产分割基本养老金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婚后以夫妻共同财产缴纳基本养老保险费,离婚时一方主张将养老金账户中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个人实际缴纳部分及利息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而失业保险目前的争议较大,有观点认为失业保险属于个人财产,也有观点认为失业保险实质上是工资的替代物,应当在离婚时予以分割。综合当前的司法实践来看,我国法院更倾向于认为失业保险在离婚时不应当进行分割。


商业保险分为财产保险与人身保险。财产保险包括车险、信用险、货物运输险等,主要以为投保人提供保障为目的,以理赔为实现形式,其特点是具有保障功能但不具有现金价值,因此在离婚时无法进行分割。而人身保险又包括意外伤害险、健康险和人寿险。其中意外险与健康险主要用于受害人的治疗、生活等特定用途,具有人身性质,不予分割。因此在离婚案件中争议最大的就是被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的人寿保险。


(二)从投保时间角度来说,分为婚前个人保险和婚后共同保险。婚前购买的保险无论投保人是本人还是父母,只要缴费已经完成,就属于个人财产,不涉及财产分割;若本人于婚前投保,在婚后继续进行缴费的,或在婚姻存续期间投保,离婚后继续缴费的,在婚姻存续期间内缴费的部分属于夫妻共同财产,需要进行分割;若本人作为投保人在婚前完成缴费的,但婚后将保险提取并用于夫妻共同生活的,也属于夫妻共同财产,需要进行分割。


婚后共同保险的情况较为复杂:


1、投保人与被保险人为同一人,离婚时夫妻双方可以协议退保或者继续履行保险合同:(1)协商退保,退还的保险单的现金价值按照夫妻共同财产处理。(2)继续履行,投保人应当支付保险单现金价值的一半给另一方。


2、夫妻一方为投保人,另一方被保险人,离婚时夫妻双方可以协议退保或者继续履行保险合同:(1)协商退保,保险人退还的保险单现金价值应当作为夫妻共同财产分割。(2)继续履行,获得保险合同利益一方应当支付保险单现金价值的一半给另一方。(3)如果投保人要求退保,而被保险人要求继续履行的,保险合同应当继续履行,获得保险合同利益一方应当支付保险单现金价值的一半给另一方。


3、父母为投保人,夫妻一方为被投保人的保险,父母明确表示赠与自己的,具有专属性,属于个人财产。


4、以子女为被保险人的保险:(1)受益人是子女的,如果未成年子女未死亡,应当专属于未成年子女所有的财产,此后按继承法处理。离婚时,保险合同尚处于保险有效期的,一般认为是父母对子女的赠与,不进行分割。特殊情况下,如果夫妻一方明确表示对投保不知情,投保行为也可能被认定是擅自使用夫妻共同财产。(2)受益人为夫妻一方的,由于子女不会从保险中获得任何利益,所以通常不视为赠与,正常分割。


5、以案外第三人为被保险人的保险,重点在于夫妻中未投保的一方是否对该保险知情:(1)购买保险时夫妻双方均知情,则认为缴纳保费的行为属于合理使用夫妻共同财产,在离婚时不予分割。(2)购买保险时未投保的一方不知情,则认为投保人擅自使用夫妻共同财产进行不合理之处,在离婚时应予分割。


(三)从分割方式来说,分为分割保费或分割现金价值两种方式。由于保单通常归属投保人所有,因此需要对未获利的一方作经济补偿,表现形式即为分割保费或分割现金价值。现金价值是投保人退保或保险公司解除保险合同时,由保险公司向投保人退还的金额。一般在保单的现金价值无法确定或当事人有特殊约定的情况下,会采取分割保费的方式进行分配。


具体总结如下图:


微信图片_20240709103905.png


三、律师建议


目前我国针对离婚案件中的保单分配问题,最主要的裁判依据是最高人民法院第八次全国法院民事商事审判工作会议(民事部分)纪要中的规定,也有不少法院在判决时参考了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发布的《家事纠纷案件审理指南(婚姻家庭部分)》,为避免离婚时产生保单分割争议,造成财产损失,笔者做出如下建议:


(一)如果婚后父母作为投保人,子女作为被保险人的,建议父母与子女签订一份赠与协议,明确表明该笔财产属于子女婚后个人财产。


(二)夫妻双方使用婚后共同财产进行投保的,为避免争议,可以约定离婚后保单如何分配。特别是针对高价值的保单,在婚姻存续期间提前规划保单的分配更为重要。


(三)为子女投保或其他第三人投保的,尽量在投保前告知夫妻另一方,避免对方因不知情而主张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提起分割请求。


(四)需注意投保金额和投保时间的合理性,避免在离婚前突击投保。


四、本文所涉及到的相关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


第一千零六十二条  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为夫妻的共同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


(一)工资、奖金、劳务报酬;


(二)生产、经营、投资的收益;


(三)知识产权的收益;


(四)继承或者受赠的财产,但是本法第一千零六十三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


(五)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


夫妻对共同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


第一千零六十六条 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夫妻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分割共同财产:


(一)一方有隐藏、转移、变卖、毁损、挥霍夫妻共同财产或者伪造夫妻共同债务等严重损害夫妻共同财产利益的行为;


(二)一方负有法定扶养义务的人患重大疾病需要医治,另一方不同意支付相关医疗费用。


第一千零八十七条  离婚时,夫妻的共同财产由双方协议处理;协议不成的,由人民法院根据财产的具体情况,按照照顾子女、女方和无过错方权益的原则判决。


《最高人民法院第八次全国法院民事商事审判工作会议(民事部分)纪要》


第四条  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夫妻共同财产投保,投保人和被保险人同为夫妻一方,离婚时处于保险期内,投保人不愿意继续投保的,保险人退还的保险单现金价值部分应按照夫妻共同财产处理;离婚时投保人选择继续投保的,投保人应当支付保险单现金价值的一半给另一方。


第五条  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作为被保险人依据意外伤害保险合同、健康保险合同获得的具有人身性质的保险金,或者夫妻一方作为受益人依据以死亡为给付条件的人寿保险合同获得的保险金,宜认定为个人财产,但双方另有约定的除外。


第六条  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依据以生存到一定年龄为给付条件的具有现金价值的保险合同获得的保险金,宜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但双方另有约定的除外。


本文作者:

image.png


声明:

本文由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原创,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得视为德恒律师事务所或其律师出具的正式法律意见或建议。如需转载或引用本文的任何内容,请注明出处。

相关搜索

手机扫一扫

手机扫一扫
分享给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