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恒探索

过渡期内股权转让方的善良管理义务

2020-01-23


微信图片_20200124101357_副本.jpg

 

前言

根据《企业国有资产交易监督管理办法》,受让方确定后,转让方与受让方应当签订产权交易合同,交易双方不得以交易期间企业经营性损益等理由对已达成的交易条件和交易价格进行调整。《企业国有资产交易监督管理办法》未就“交易期间”作出明确定义,但根据实践经验,前述“交易期间”通常主要是指评估基准日至产权交割完成前的期间(下称“过渡期”)。过渡期内,目标公司仍处于转让方的管理和控制之下,但对应的股权价值变动风险却最终需由受让方承担,因此,转让方与受让方根据诚实信用原则以及公平交易原则,通常在合同中约定,转让方对目标公司及其资产负有善良管理义务。目前,善良管理义务在法律和司法实践中均未有明确的内涵与外延,亦未有较为明确的判断标准和尺度,进而使得较多国有企业在过渡期内怯于作出相关商业行为,致使国有企业资产的进一步增值受到影响,而一旦产权转让项目流拍,则相应损失需由转让方和目标公司承担,显然,如果对于善良管理义务有较为明晰的指向,转让方和目标公司遭受损失的风险就会相应降低。考虑到实践中目标公司多为有限责任公司,本文拟结合相关法律法规以及司法实践,对过渡期内有限责任公司的股权转让方是否尽到了善良管理义务进行分析。


一、善良管理义务的定义——法定职责与具体情况的结合


善良管理义务, 本为大陆法系对代理人、董事基本义务的一种表述,一般可以理解为勤勉、注意和忠实义务,后这一概念在民商事领域被广泛运用,以指代某一主体基于特定法律关系而负有的管理义务。本文认为,善良管理义务的概念不是特指某一种义务,不同事项中的不同主体会被赋予不同边界的义务。


本文认为,在判定相关主体对于某一事项是否负有善良管理义务或者善良管理义务的内容与标准时,首先应当判定该主体是否对该事项负有法定职责。法定职责直接决定了相关主体负担义务的属性和内容,是善良管理义务的正当来源。例如:《侵权责任法》规定了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对于所管控区域负有安全保障义务;《企业破产法》规定了破产管理人的相应职责,要求破产管理人勤勉尽责,忠实执行职务;《信托法》规定了受托人应当遵守信托文件的规定为受益人的最大利益处理信托事务,受托人管理信托财产,必须恪尽职守,履行诚实、信用、谨慎、有效管理的义务,同时亦规定了受托人的禁止性行为。


除法定职责外,在判定善良管理义务时,还需要综合考虑其他因素,如相关主体对于事发环境的管控、相关主体是否本身处于优势地位、相关主体是否取得利益、相关主体较其他一般主体是否负有更多的专业知识和经验以让其他方对其存有更高的合理期待等。


二、转让方对目标公司负有的法定职责


根据上述定义部分内容,本文认为,判断转让方对于目标公司的善良管理义务,首先应当从法律法规就有限责任公司股东职责作出的规定着手。抛开与善良管理义务无关的出资义务,《公司法》、《公司法》司法解释以及《九民纪要》对于股东职责作了相对明确的规定。


1.关联交易


根据《公司法》第21条的规定,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不得利用其关联关系损害公司利益。同时,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五)第1条的规定,当关联交易损害公司利益时,即使该交易已经履行了信息披露、经股东会同意等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程序,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仍可能需要向公司赔偿所造成的损失。


2.清算


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18条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实际控制人未在法定期限内成立清算组开始清算,导致公司财产贬值、流失、毁损或者灭失,需由其在造成损失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赔偿责任。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实际控制人因怠于履行义务,导致公司主要财产、账册、重要文件等灭失,无法进行清算,需由其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同时,根据《九民纪要》第14条的规定,《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18条规定的“怠于履行义务”,是指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在法定清算事由出现后,在能够履行清算义务的情况下,故意拖延、拒绝履行清算义务,或者因过失导致无法进行清算的消极行为。但若股东举证证明其已经为履行清算义务采取了积极措施,或者小股东举证证明其既不是公司董事会或者监事会成员,也没有选派人员担任该机关成员,且从未参与公司经营管理,则不构成“怠于履行义务”。


此外,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二)第19条、第20条的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实际控制人在公司解散后,恶意处置公司财产给债权人造成损失,或者未经依法清算,以虚假的清算报告骗取公司登记机关办理法人注销登记,需承担相应赔偿责任。公司未经清算即办理注销登记,导致公司无法进行清算,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实际控制人需对公司债务承担清偿责任。公司未经依法清算即办理注销登记,股东在公司登记机关办理注销登记时承诺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的,则需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3.合法合规经营


根据《公司法》第20条规定,公司股东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依法行使股东权利,不得滥用股东权利损害公司或者其他股东的利益;不得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损害公司债权人的利益。同时,根据《九民纪要》的规定,针对《公司法》第20条第3款规定的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的行为,实践中常见的情形有人格混同、过度支配与控制、资本显著不足等。在股东实施了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及股东有限责任的行为且该行为严重损害了公司债权人利益的情况下,实施了该等行为的股东需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本文认为,当股东在过渡期内违反上述股东职责时,股东未尽善良管理义务当是应有之义。


三、相关司法实践对于转让方善良管理义务的判断规则


尽管法律、行政法规对于股东的法定职责有相对明晰的规定,但司法实践中就过渡期内转让方对目标公司需承担的管理职责的案例却十分有限。加之交易双方通常也仅在合同中约定股权转让方具有善良管理义务而并未阐明具体内容以及标准,因此,过渡期内股权转让方的善良管理义务的含义并不明晰。本文尝试从部分法院的裁判案件中梳理出法院对于善良管理义务的判断规则。


1.转让方擅自出售与目标公司主营业务相关的资产,违反其对目标公司及资产的善良管理义务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在(2011)新兵民二终字第00006号案件中认为,转让方在评估基准日至资产交接期间出售棉浆粕701.3354吨(该目标公司本身为化纤公司,棉浆粕为生产化纤的原材料),致使实际交付资产与评估报告结论及合同约定中的资产不一致。此外,转让方还以小于应收债权的标的额向债务人主张债权,后又撤诉,也未能证实该款项可实际收回。转让方的上述行为系未尽其在股权交易合同中对涉及目标公司资产的重大事项应及时通知受让方的义务,且未履行对目标公司及资产的善良管理义务的承诺和双方约定,故其应按约承担造成人民币2,960,591.03元货款和人民币880,852.88元债权不能收回的合同义务和民事责任。


2.目标公司于过渡期内产生正常支出及亏损,不宜认定转让方未尽到善良管理义务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2019)京02民终10197号案件中认为,目标公司于过渡期内支出的款项(包括支付相应服务费用和咨询费用、偿还目标公司于评估基准日之前产生的借款)均属于正常经营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