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责任

共舆而驰,同舟而济——德恒律师携手援鄂抗疫纪实 | 德恒抗疫英雄传

2020-04-01


微信图片_20200320140025.gif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

在大海里独踞;

每个人都像一块小小的泥土,

连接成整个陆地。                                                                         ——约翰·多恩


本期笔者推荐德恒律师事务所范朝霞等多位德恒人众志成城、携手支援湖北抗疫的感人故事。人们不仅仅以个人的身份生活,而是不知不觉地与她\他的时代和同时代的人同呼吸、共命运。


共舆而驰,同舟而济——德恒律师携手援鄂抗疫纪实


我接触捐赠的事情,最早是在武汉封城的那天,因为当天晚上,我的家乡黄冈也封城了。我们高中校友会已经开始组织大家捐款捐物,开始海外采购物资。然后就听到了关于莲花律师她们发动客户向武汉捐赠医用手套的事情。


1月26日

大年初二上午


朱敏律师与我联系募捐的事情。我们最初计划发动所里的湖北同事向疫区捐款。当天就建了个微信群,把我们能联络到的所里的湖北人加了进来,还包括几位与湖北感情特殊的同事,这个群现在有50多位成员,包括德恒总部和各地分所的多位合伙人、律师。后面这个群为所里的募捐做了大量的工作。


1月27日

大年初三


非常感谢单位的领导们,他们在第一时间便组织了所里的募捐工作,我们可爱的德恒同事们很快积极响应。因为是春节假期期间,对公账户尚不能使用,最后选择用行政同事武博妍的个人账户筹集善款。为方便大家微信转账,小武自愿将微信收款码发布了出去。小武那几天手机几乎没消停过,我们还开玩笑说,小武会不会因为账户变动频繁涉嫌非法集资而被盯上。


1月29日

大年初五


这一天,我们打算将募捐到的第一笔采购款付给物资生产厂家,无奈无法实现网银转账,小武独自跑到银行柜台等着付款。在口罩奇缺时期,不知道是小武怎么解决她的口罩问题。组织捐赠的时候正值春节假期,我在北京的家里,朱敏律师在新加坡陪孩子度假,但她一直在各个群里张罗,难以想象她当时是怎么搞定孩子的,而没有因此导致母子关系破裂。


在募捐过程中,需要解决的问题有几个:一是货源,二是需求,最后就是运输。


难题捐什么?


特殊时期,物资紧张,捐什么就成了我们第一个面对的难题。


我们首先联系了张春雷、贾海涛、黄凤等律师,他们做管理人的圣光公司的主营业务就是生产口罩、防护服。圣光开始让我们统计需求,当我们正着手准备时,突然得到消息,圣光生产的物资都被工信部给包圆了。虽然希望落空,但我们听到也挺高兴,觉得国家队已经出手了,看来疫情很快就缓解了。


我们只能通过其他渠道去找抗疫物资。口罩、防护服这些奇货可居,货源转瞬即逝。有时候正跟人聊着,突然对方就不回话了,再开口就是没货了,已被别人高价拿走。我们是一路看着韩国KF94口罩从8元涨到20多元,就是抢不到。我们还曾经给供货商付了全款,第二天却看到人家把全款退给了我们,说10万只口罩被一家国企以高价都拿走了。


一筹莫展之时,陈雄飞律师给我们联系了一家生产呼吸机的企业,而且很难得的是,春节期间竟有现货,并且按照出厂价给的我们。时至今日,境外疫情紧张,很多同事联系到我们,希望采购呼吸机,但厂家早已没货了,得四个月后才能出货,当然这是后话了。


难题捐给谁?


物资问题解决后,接下来面临的就是需求问题。


这个时候就全靠我们湖北同事的“九头鸟”微信群发挥作用了。我们“九头鸟”群的50多位成员,在德恒全所的募捐尚未开始时,已自发募集款项购买了50000只医用手套进行了捐赠。在所里正式募捐工作开始后,“九头鸟”群负责对接靠谱的医院资源,只要一有消息,群里的成员就立马分头联系多家医院,一般当天就列好了多家医院的需求清单,包括需要数量、医院对接人等详细信息,而负责联系的律师也自然而然地承担起了后续全程对接的任务。通过微信群成员的努力,共对接了30多家医院,向超过20多家医院提供了捐赠。“九头鸟”群还广泛联系多个公益组织,一找到可靠的捐赠信息,就立即提供给对接的医院。这里要感谢王军旗律师推荐的阿拉善SEE生态协会的捐赠信息,第二天医院就拿到了口罩。


难题如何送?


最后的难题,就是运输。


因为疫情,各地都是封锁状态,很多快递公司都不营业。我们的呼吸机在天津武清,厂家原本承诺是包运输的。一开始厂家说联系顺丰运输保证没问题。我们等了一天多,顺丰就是没去取货。朱敏律师因为之前组织过客户捐赠手套,她非常了解运输有多困难,我们就直接放弃了依赖厂家。这时,谢利锦律师联系到了天津邮政的负责人,邮政终于同意承运。我们、厂家、邮政、四家医院建了个微信群,十几号人全程跟踪,一直盯着这些呼吸机运到武汉,在厂家工程师到不了现场的情况下,远程解决了呼吸机安装问题,最后被各家医院领到手里。我们悬着的心也终于落地。


通过程晓璐律师朋友的介绍,我们又联系到山东一家酒精生产商。晓璐律师那个朋友是个很好的人,一直帮助我们和酒精厂家沟通,最终帮我们联系到了用于捐赠的3吨医用酒精。酒精运一次不容易,量得大,而一家医院又肯定用不了那么多,需要联系多家医院分摊,这又涉及到湖北境内的运输问题。我们反复讨论应该如何运送,困难重重都想过放弃了。这时,深圳德恒的熊武政律师自告奋勇,当天就组织群里的荆州同事联系荆州红会和荆州的5家医院,确定了医用酒精的需求方。为什么这次选择红会?是因为熊律师有个同学在红会,拿友情打的保票。酒精运输是有特别要求的,很难联系到承运人,而运输过程中一定不能出现安全问题。为了解决运输问题,熊律师又联系了济南分所,济南分所很快联系了经常提供服务的顺丰快递,他们最终同意承运。当天上午我与酒精生产企业砍好价,钱还没付出去,顺丰就到了,下午装车,第二天上午酒精就安全的运到了湖北荆州。整个运输过程同样也是熊律师和我、顺丰、厂家、荆州红会的组建了一个微信群,全程盯着直到各家医院领走酒精。


截止目前,德恒同仁通过各地慈善机构向疫区捐款二百三十余万元,向近四十家疫区医院定向捐赠和协助捐赠呼吸机、医用口罩、手套、护目镜、医用酒精等物资逾百万件,以上抗疫物资价值约一百余万元。



微信图片_20200402094512.gif

☝图为德恒捐赠抗疫物资情况集锦


虽然被疫情阻隔在家里,但我这个春节过的比哪个春节都忙碌、都充实,也一直被德恒同事们的爱心、团结、实干深深感动着。


希望我们的家国永远无恙。

相关律师

相关搜索

手机扫一扫

手机扫一扫
分享给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