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恒探索
  • 2021/9/26

    证券虚假陈述纠纷案件管辖问题(上)——统一管辖法院的演进

    证券虚假陈述纠纷案件的管辖问题已由《关于受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侵权纠纷案件有关问题的通知》(2002.1.15实施,下称“《虚假陈述通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证券市场因虚假陈述引发的民事赔偿案件的若干规定》(2003.2.1实施,下称“《虚假陈述司法解释》”)明确规定,相关规定施行适用了十余年。

  • 2021/9/26

    从孟晚舟事件看美国的刑事协商制度

    据新华社9月25日的消息,在中国政府的不懈努力下,孟晚舟女士已乘机返回祖国。只要拿到双阴性核酸检测结果并经过21天隔离,孟女士有望最快于下个月与家人团聚。当地时间9月24日下午,经加拿大贝斯省最高法院开庭审理,法官最终宣布,根据孟晚舟与美国司法部检察官达成的协议,美方已经撤销了对孟晚舟的引渡要求,孟晚舟案引渡程序被正式终止。美国司法部与孟晚舟签署的是一份为期四年的“暂缓起诉协议”(DPA),即从其被捕的2018年12月1日起算,至2022年12月1日,孟晚舟只要能够一直遵守协议要求,对其的所有指控将被取消。反之,孟晚舟将被重新起诉。那么,这份对于孟女士重返祖国至关重要的DPA协议究竟是什么?它与辩诉交易和NPA协议有何异同?

  • 2021/9/26

    从国际贸易实务角度简析最高法院关于CISG的最新指导案例

    2019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A公司(买方)诉B公司(卖方)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案,并将其作为指导案例,显然,最高人民法院将其作为指导案例,说明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国际货物买卖案件。但,细读之下发现,本案如果换个角度来观察,例如从弃权与禁止反言的角度来分析,则可能会看到些不一样的景象。对此,笔者尝试解析如下。

  • 2021/9/24

    关于变更、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的研究(上)

    在涉及公司作为债务人的民事纠纷中,公司通常是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主体,裁判中所确定的权利义务关系通常与作为案外人的股东没有直接关系。进入执行程序后,若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申请执行人的债权依然无法得到实现。我国在民事执行程序中设立了变更、追加股东为被执行人的依据,但非被执行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时即可追加。只有当股东的行为导致公司人格形骸化或者明显削弱公司清偿能力时,才能将其变更、追加为被执行人,对判决所确定的债权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 2021/9/24

    从小马奔腾案中的回购责任谈对赌义务中的夫妻共同债务

    从订立“对赌协议”的主体来看,有投资方与目标公司的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对赌”、投资方与目标公司“对赌”、投资方与目标公司的股东、目标公司“对赌”等形式。与目标公司对赌的,在实际履行中,还须目标公司先完成减资程序或者目标公司有利润为前提,所以,投资人一般都会将创始股东或者实际控制人拖入对赌责任中。

  • 2021/9/23

    解码北交所系列(七):《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试行)》法律解读

    2021年9月17日晚间,北京证券交易所(“北交所”)连续发布了《北京证券交易所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试行)》(“《管理办法》”)以及《北京证券交易所投资者适当性管理业务指南》(“《业务指南》”)。为顺利规范北交所正式开市后会员投资者适当性管理职责,落实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引导投资者理性参与市场证券交易,北交所与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股转系统”)进一步统筹协调,在原有《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股转管理办法》”)》的基础上,吸收现有注册制下科创板、创业板中针对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的理念,秉持服务创新性中小企业的理念迅速出台了《管理办法》《业务指南》,发布即日起生效。

共有1533条记录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