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恒探索
  • 2020/9/21

    中国公司及关联实体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清单”案件简述

    自美国政府开启贸易战,特别是美国司法部发起的“中国行动计划”(China Initiative)以来,中资企业在美国连续遭遇各类法律纠纷,案件数量也在快速增长。在此为帮助中国企业加深对美国政府调查程序及法院司法制度的了解,防范相关法律风险、处置跨境争议,德恒纽约办公室将对近期发生的如下热点法律问题进行陆续追踪和总结,敬请期待:

  • 2020/9/18

    新三板公司股份以股抵债时司法强制执行过户的法律问题研究

    新三板公司股份以股抵债时司法强制执行过户的法律问题研究

  • 2020/9/17

    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投资房地产企业的要点及注意事项

    《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私募资产管理计划运作管理规定》第二条规定:“本规定所称证券期货经营机构,是指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期货公司及前述机构依法设立的从事私募资产管理业务的子公司。”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人虽不属于前述“证券期货经营机构”,但是协会在发布4号文的正式《通知》中明确了:私募基金管理人开展私募投资基金业务投资房地产开发企业、项目的,参照《备案管理规范第4号》执行。”由此可知,私募基金如投资于房地产企业、项目的,除需要遵循关于基金产品备案、投资等的一般规定外,也应同时适用4号文的限制与规定。

  • 2020/9/16

    《民法典》下的股权投资合同——兼评《九民纪要》相关条款

    众所周知,股权投资合同中许多条款是舶来之物,比如拖售权、反稀释权。伴随着股权投资业务的发展,上述条款的有效性和兼容性逐渐有了定论,比如对赌条款和优先购买权条款,但股权投资业务中仍有若干条款存在效力之争,比如优先清算条款。2020年5月2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下称“《民法典》”)经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表决通过并正式颁布,在这之前,最高人民法院于2019年11月8日发布了《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法[2019]254号)(下称“《九民纪要》”)。随着《民法典》时代的全面到来,股权投资业务领域也发生了较大变化,比如《民法典》中扩大了担保合同的范围,首次在立法制度层面肯定了金融领域大量存在的非典型担保合同的效力、再比如《民法典》颠覆了现行《担保法》中,当事人没有约定保证方式或约定不明的,推定为连带责任保证的规定。根据《民法典》合同编第六百八十六条,当事人没有约定保证方式或约定不明时,应当按照一般保证承担责任等等。

  • 2020/9/15

    灵活用工权益保障及用工规范新指引——《广东省灵活就业人员用工服务管理办法(试行)》与《征求意见稿》之对比梳理与亮点解读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市场的蓬勃发展,灵活用工等新型用工模式应运而生,其在对传统劳动用工模式造成冲击的同时,由此也带来不少法律问题,如新型用工模式下的劳动关系如何认定、新型用工模式下工伤等社保如何缴付等等。

  • 2020/9/15

    国际仲裁庭审中事实证人的作证指引

    仲裁是当事人之间解决争议的一种方式。当事人经协商一致,可以协议约定通过仲裁的方式解决其争议,以此替代司法程序的管辖。由于仲裁赋予了当事人在解决争议时的一定的自由选择权——比如国际商事主体可以跨法域选择仲裁机构、仲裁员、仲裁规则、仲裁适用法律及仲裁语言等要素,加之仲裁一裁终局,程序高效,因此仲裁在国际商事争端解决中颇受青睐。

共有1137条记录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