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责任

百万只手套的风雨兼程路 | 德恒抗疫英雄传

2020-03-18


微信图片_20200320140025.gif


每一个真实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故事,

感动着我们或愤恨或麻木的内心,

带给了我们携手并肩继续前行的勇气。

站出来的人,不仅为了责任,还因为我们同根。


今天编者推荐一个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真实故事。来稿作者美文(朱敏)是德恒北京办公室的合伙人,除夕当晚,她自发动员了同事、亲戚、朋友等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为武汉各大医院四处联络医用物资,通过各方努力终于寻得企业愿意援助100万只医用手套。那么这些医用手套是如何过关斩将顺利抵达已经封城的武汉?中间又经历了什么样的坎坷故事?最后是否到了前线医护手中?让我们一起走进这百万医用手套的风雨兼程路。


爱心汇聚力量,真情共筑希望 ——记100万只手套的捐赠之路


2020年1月中旬,已然临近春节,大家都在为期待已久的假期蠢蠢欲动,身为北漂的湖北人美文却时刻关注着武汉不明肺炎的消息,尽管政府已经辟谣并对8名“造谣者”进行了训诫,但原计划春节期间带着孩子回湖北老家和父母团聚的她坚决取消了行程,因此还被家人认为她“小题大做”。


一切来得那么突然却又冥冥中似有预兆,1月18日,在武汉定居的弟弟一家三口坐上了从武汉飞往三亚的航班,起飞前,弟弟在微信群里发了一张戴着口罩乘坐飞机的照片,虽然内心觉得弟弟有点夸张了,但美文却开始在购物网站搜索口罩信息,与此同时,同在一个微信群的广州朋友也决定下单买口罩,美文买了20只口罩,广州朋友买了50只。在当时看来,他们都认为自己已经储备了足够数量的口罩。这一天,84岁的钟南山教授从广州出发赶往武汉。


2020年1月21日,“武汉肺炎”疫情爆发!随着确诊、疑似的病例不断增加,微博热搜几乎被及时更新的疫情消息刷屏,一种莫名的恐慌不自觉在网络上升腾。此时,美文和丈夫、3岁的儿子已踏上了前往新加坡度假的旅程,父子俩觉得在飞机上戴着口罩呼吸不畅,不时的就要摘下口罩,美文虽然觉得不妥,却也并未坚持,毕竟周围戴口罩的只有他们一家人。


1月23日一早,湖北的各个群里传来武汉当天上午即将封城的消息,表弟一家住在武汉市青山区,由于孩子太小,淡定的表弟带着父母和孩子中午过后才驾车出门,但却于半夜时分因武汉已封城,无奈地又折返回了青山区的家,而弟妹已提前一天回到了离武汉170公里的老家潜江。就这样,牙牙学语的孩子第一次与妈妈分开,这一分别就是两个月。


终于等到你,请带我们去前线


随着除夕夜的临近,武汉疫情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趁着孩子睡觉的功夫,美文刷起了朋友圈,这才发现满屏尽是武汉各大医院物资告急、号召社会捐助的信息!她的一颗心也随之揪动了起来,绕着室外泳池走了一圈又一圈,突然想到上个月刚刚帮同事参与了一家手套生产企业的日本客户走访,日本客户对于这家中国企业生产的一次性手套给出了极高的好评,在日本的终端用户也包括了医院,美文心想:这家企业以出口为主、内销客户很少,没准儿眼下会有出口产品的库存留下,况且挑剔的日本客户能够认可的手套想必质量也是可靠的,若有库存买下一些来捐给武汉的医院也是尽一份绵薄之力了。于是她立即给与企业董事长有直接联系的同事吴莲花律师发了一个微信,请她向企业董事长询问是否有库存的一次性医用手套,很快,莲花回信说企业董事长有心捐赠100万只医用手套,但无法与武汉取得联系、物资送不到武汉,企业也很着急。收到反馈后,美文给在武汉的姑姐发了一条微信,请她问问在武汉同济医院工作的同学如何与医院取得联系捐赠物资,姑姐给同学打了电话未能接通,姑姐劝慰美文一定要相信政府。


面对网上各家医院发布的物资需求信息,只要是需要医用手套的,美文将官方公布的号码打了一遍又一遍,没有一个电话能接通。“医院的医生们身处一线没有时间接电话,政府公布的负责物资运输放行的公安局联络方式总该有人接吧?”美文想到,于是她开始从下午5点到晚上7点,不停的打电话、加微信、发短信,把所有官方公布的联络方式都尝试了个遍,就连武汉市红十字会公布的骆先生电话也被她存入手机通讯录,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这期间她给大学同学群里发了消息,不少身在武汉的热心同学都积极联络了当地医院,但得到的答复均是医院已经濒临崩溃,不知道谁负责物资,即使能联络上物资捐赠负责人的,反馈消息也是两日之后的事情了。


无奈之下,美文只好把眼光放远一点儿,她想起了一位在深圳工作的武汉姑娘晶晶,此前几天晶晶曾发朋友圈希望为火神山医院建设出一份力。晶晶找到了任职单位在武汉营业部工作的同事杨生,杨生太太在医学院的同学群中发布了一批100万只医用手套捐赠的信息,医生们好像看到了零星曙光一样高兴。第一个打来电话的是武钢二院的黄副院长,电话中黄副院长用哽咽的声音再三表示了感谢及对这批手套的迫切需求,第二个联络的是武汉市肺炎医院,同样满是急迫的需求。为了便于医生们了解捐赠物品的信息,晶晶组建了一个用于联络的微信群,很快群里就有了武汉10余家医院负责接受物资的医生,这个群也随着日后各个热心人士的加入变得愈发强大。莲花将中红普林公司生产的一次性医用PVC手套的产品证书及照片发到群里后,各家医院纷纷表示符合医用标准,可以接受捐赠,随后武汉协和医院 、武汉肺科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武钢总院、武钢二院、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共计6家医院确认了具体的需求数量,100万只手套捐赠意向分配完毕。


谁送我们去武汉?


由于武汉封城,经过商议,大家认为最为可行的运输方案是将物资运送给武汉市红十字会,因为从官方公布的信息来看,只有捐赠给武汉市红十字会的物资才可以获得通行。这时,身在三亚的美文弟弟也自愿承担起了与武汉红会的对接工作,武汉红会的工作人员听说有这样一批医院认可的手套捐赠,表示非常高兴,并承诺会在收到物资之后为企业出具捐赠证明。谁料,将这条信息转达到微信群后,群里的医生们向杨生转达了他们的担忧,可不可以请捐赠人不通过红十字会直接捐给医院呢?如果运输目的地只能是红会,还请捐赠人务必备注捐赠给各家医院的数量,医院实在是太需要这批手套了!


看起来接受捐赠的路径明确了,接下来的难题是如何将这批手套从河北省唐山市滦南县运送出去,受疫情影响,道路封闭,滦南当地没有物流公司接单,美文弟弟联络到了顺丰的朋友,对方听说是捐赠武汉的物资,满口答应没有问题,并告知初一早上会向顺丰总部汇报,由顺丰总部的同事安排车辆负责运输。另一边,企业也在积极准备调度物资,预计初二上午完成装车。


零点的钟声已经敲响,美文放下手机,才发现丈夫躺在床上神色有异,只见他全身皮肤满是疙瘩,脸色黑紫,嘴唇肿得似香肠,呼吸似乎也不那么顺畅,典型的过敏反应!美文只得带着父子俩前往临近的医院。这是到新加坡的第4天了,在出现了3例来自于武汉游客的输入病例后,当地的司机已经对中国人尤其来自武汉的游客高度警觉,上车后美文给司机解释来自北京,是因为食物过敏就医,并没有出现发烧咳嗽的症状。新加坡的私立医院此时也仅有医护人员戴着口罩,护士对美文一家三口的入境日期、出发地、入住酒店、是否咳嗽发烧等信息做了详细登记。治疗结束回到酒店,安顿父子俩睡下,美文才赫然发现自己忘了前几天摔伤的膝盖伤口,如果早点记起还能在医院一并处理,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美文在捐赠群里发了一条信息,询问群里的医生是否知道外伤如何处理。第二天一早,美文拿起手机就看到了武钢二院的外科主任于凌晨5点多钟发来的好友请求,通过请求之后,美文收到了外科主任打来的微信电话,外科主任查看了美文的伤口照片,细致、耐心的给美文介绍了在不同阶段如何使用碘酒、酒精、纱布等自行对伤口进行护理。放下电话,美文有一种从所未有的感动,在疫情这样紧张的时刻,在本就繁重的工作之余,还能亲自打来电话教导自己护理伤口,这么好的医护人员,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好好保护他们!


1月25日,经过美文弟弟与顺丰的沟通,顺丰公司表示无车辆、无司机,但顺丰可以通过其平台向社会征集货运车辆,顺丰仅负责发布信息,社会车辆承运与顺丰不产生任何法律关系,一切责任由货主与社会车辆自行承担,最终,选定由一位北京的个体司机负责运输。初一晚上8点多,该司机便从北京来到了河北唐山并在酒店入住。看起来运输问题也解决了,群里一片欢呼!这一晚,中红普林董事长亲自带着副总及一干工作人员将物资装箱准备出库。


1月26日,新加坡的天亮得比北京早,美文起床看到的第一个微信是莲花发来的,原定负责运输的车辆按约定时间到达仓库后,企业才发现该车辆的卫生条件不满足运载医用物资的需求!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美文感觉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助,在疫情爆发的时刻,老百姓们想为疫区做点事情,为什么这么难?面对着群里医生们询问装车的进展,美文不敢回话,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她不想让医生们失望,怎么办?在这种时候,如果能找到资源遍布全国的机构,也许能有一丝希望。她想到了供销总社的一位朋友,接通电话直奔主题,朋友二话没说立即联系唐山供销社主任,唐山供销社主任一方面积极寻找社会物流信息,一方面向市领导汇报寻求帮助。与此同时,企业董事长也在发动各方资源寻找运输车辆。


最终,企业借助政府的力量,确定了由唐山市邮政车辆负责本次100万只医用一次性PVC手套的运输工作。1月26日下午,捐赠物资终于从滦南县装车发出。


谢谢你,我们已顺利抵达医护手中


1月27日,是美文弟弟压力最大的一天。一方面,他与运输司机联系,随时了解车辆所在位置,沿途关卡是否顺利等,另一方面,他继续与武汉红十字会保持联系,确认物资抵达后的卸货地点、交接手续,以及保证6家医院可以第一时间按照捐赠清单领取物资,武汉红会提出各家医院提供一份医院出具的物资提取公函即可领取物资;此外,大家一致认为,货物抵达武汉红会时,6家医院均需在现场立即取走物资,由于3家医院抽不出车辆,美文弟弟联系了武汉市的爱心车队为3家医院转运物资。爱心车队的一位负责联络的志愿者是武汉同济医院妇产科医生的丈夫,太太几度怀孕都由于长时间工作而流产,30好几的他们终于再次盼来了太太的好孕消息,这次太太提前休了产假回老家调养,丈夫担当起了爱心司机联络员。


时间来到了1月27日夜晚,来自唐山邮政运输司机的消息是28日早上8点左右抵达武汉红会指定的仓库地点,各家医院已准备好了物资领取联系函,负责武汉市内转运的爱心司机也已就位,爱心司机在群里分享了此前给武汉其他医院运输物资的视频,美文发现好几个视频中,爱心司机却没有佩戴口罩、没有进行任何防护,美文在群里提醒爱心司机们应佩戴口罩,司机们告诉她,他们很需要口罩,可现实情况却是没有口罩,是没有呀!在疫情如此严重的时刻,却是这些平凡而又普通的人,用生命作赌,为大家点燃一盏盏的生命希望之灯!“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看着这些冲锋在一线的医护人员们、武汉市无数的志愿者们,美文感到这就是凝聚起来的爱与希望;“岂曰无衣,与子同裳”,这些平凡又可爱的人,就是我们同仇敌忾的袍泽!好在群里的医生们看到消息后立马表示第二天会从医院准备防护用品交给爱心司机。


1月27日凌晨5点多,微信群便热闹起来,原来是大家怕睡过头,互相当起了闹钟,武汉进入封城的第5天,没有车辆的3家医院物资领用人要从几十公里之外的地方赶到指定仓库,有的人是靠脚踩自行车过去的。8点不到,6家医院的负责人均已到达指定地点,8点30分,红会的工作人员告知需要武汉市卫健委的文件才可以放行物资,8点40分,物资车辆抵达。由于武汉红会临时变卦,群里炸开了锅,武汉市卫健委的文件,这在当时看来简直就是不可能取得的文件!!美文立马和莲花商量,既然物资已经运抵武汉,6家医院又都在现场,如果武汉红会坚持不放行,那么这批物资只要捐赠人不同意卸货,就在红会指定的仓库门外,现场直接捐赠给6家医院也是可以的。其实在前一晚,为防武汉红会出尔反尔,美文弟弟和莲花已经商量好了应对方案,他们联系了湖北省慈善总会善缘义助慈善基金会(系登记在省慈善总会下的民间组织),若武汉红会有变,则由善缘义助慈善基金会给企业开具捐赠证明,物资当场由6家医院领走。此时,该基金会的工作人员也在现场予以协调。当大家一致确认按基金会接受捐赠方案执行时,武汉红会终于同意按原定向捐赠方案将物资发放给6家医院,此时已是上午10点。


看到群里发来的各医院负责人手上拿着领取函围在一起的照片,美文的眼眶湿润了,虽然是捐赠,可这捐赠之路走得太不容易。此时,群成员已扩充至30人,是这30个人以及更多没有入群人士的共同努力,才将这批急需物资发放到一线医护人员的手中。


1月30日,群里转来一线医护人员对中红普林公司捐赠手套的好评:“薄、透明、舒适性好!”同日,武汉市红会则由于其工作方式不当处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微信图片_20200320140254_副本.jpg

图1:中国邮政运送联系到的医用手套

图2:爱心车队将物资转运到医院大楼

图3:医院工作人员拿着领取函到红会焦急地等待领取物资

图4:医生反馈手套质量很好


作者记:


经过此一役,才深刻地感受到医护人员的辛苦,此前排队几小时看病2分钟的经历,让人难免对医护人员心声抱怨。但仔细想想,患者就诊时,可有几次见过医生喝水、开小差?而我们大多数人的工作状态会如此紧张吗?


文中提到的武汉同济医院几次流产的女医生,从事的是人工辅助生育工作,博士毕业的她已在武汉同济医院工作多年,目前从事辅助生育中最重要的环节,前后都有若干个工序由其他医护人员完成,当一排迫切希望当妈妈的患者躺在病床上时,如果她的动作稍有迟缓,就会导致前后工序的停滞,因此,她必须保证自己快、稳、准,哪里会有喝水的功夫。第一次流产是一场连续7个小时的手术后,此后第二次、第三次,帮助了一名又一名患者当上妈妈,她自己渴望当妈妈的心又该多么迫切!期待她健康漂亮的宝宝出生并祝他(她)茁壮成长!


人们都说医护人员是这次战疫的逆行者,可我却觉得他们更像是追光者,用拳拳爱心追逐希望之光,片片真情托起明日朝阳;他们是我们生命的守护者,是人间希望的点灯人。在此,也呼吁我们每一位同胞在今后的日子里,尊重我们的守护者,衷心感谢守护我们的英雄们!


你看,爱和希望,比病毒蔓延得更快。


相关律师

相关搜索

手机扫一扫

手机扫一扫
分享给我的朋友